凤凰岭探路的危险悄然而来


凤凰岭探路的危险悄然而来

疫情期间没有什么事,单位也不让去坐班,能电话处理的业务就在电话办公,会议没有了,学习没有了,各种评审也没有了。就是去其他单位办事,有的大院要健康证明什么的,而且来回路上公共交通也是领导们不放心的事,一旦单位有人有新冠嫌疑,领导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,所以,单位没有什么必须要去的事,领导们是坚决不许你去单位的。

百无聊赖地每天几乎都躺到接近中午才起床,自己做点吃的,然后就是到阳台伺弄花草,看看电视,关心一下疫情,网上闲聊天,整个退休生活前移。下午或晚上写点东西或整理以前写的东西,睡觉比较晚。36日基本上把手上写的东西整理完毕,23万字从头梳理一遍,有的做了很大改动,有的几乎重新再写一遍。以前想动手全整一遍,一直没有时间,这次好好利用疫情这段空闲,完成了心愿。

37日是个周六,其实现在过得已经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星期几了。中午起来吃过饭,看看天气非常的好,阳光灿烂、蓝天如洗,预报是15度,就按捺不住,想想下午时间不多,走不了远线,就想去凤凰岭探探西山公墓到金字塔(一个小山峰)的路。看路网从西山公墓搭入去凤凰岭财神殿的野路很近,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任何一条轨迹搭接,想去解开这个迷。

从凤凰岭公交站向北沿公路去往西山公墓。沿指示牌进入西山公墓专用道,首先是公墓外的停车场,继续往前走进入形同虚设的大门,可以看到气派的石牌坊。石牌坊前面的南侧是个苗圃,路网中有轨迹从苗圃穿过去凤凰岭。我穿过石牌坊继续沿公墓公路走,正对着是个小山,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墓碑和小柏树。公路在此分岔,左侧可以看见金字塔,自然沿左侧走。左侧有砌墙的水龙沟,沟墙在三四米,有的地方可达六七米,我踅摸一下,真没有可以翻过沟的地方。明知道沟那边就是路网,却真的搭接不上。怪不得这里没有组成路网,确实不能通行。心中的迷团解开了,但路还要继续走,不定前面不远就有可以切过去的路呢。沿着公路缓缓漫坡,相信前面会找到切过去的道。而且这条沟也有一条轨迹到山脊,山脊上的轨迹就很多了,可以去白虎涧,也可以回凤凰岭。再说也没有想走那么远,走哪儿算哪儿吧。

走着走着,只顾着踅摸那个水龙沟,突然一抬头看前面右侧出现个水泥挡墙,还很壮观。再向右看,竟然有个洞,很大的人工洞,洞口竟然是用的防爆门!这是军事坑道,军事设施,怪不得来的路那么宽。一扇防爆门开着,我走近看看,竟然看到了对面的亮光,这是个直洞。我当即决定穿过这个洞。进入洞口,由于从亮处进入暗处,眼睛看路有点吃力,不过脚下车辙比较多,地下平整放心走。洞壁已经毛喷,就是用机器把沙浆喷到洞壁上,用于固定破碎的小石头,不要发生落石。脚下有些泥泞,同时也听到水滴声,而且水声还不小,走近看到地下有个红色的塑料桶,正在接着洞顶滴水,水已经溢出,旁边还有其它接水工具都对着一个滴点。洞中段是已经被覆过的成洞,就是已经用水泥浇铸成了水泥圈,就是我们看过的公路隧道一样。这段地下平整干燥,走得不用操心。洞的后段是毛洞,就是炸石排渣后的原始样子,没有做任何处理。这里洞顶滴水点更多,地下接水的塑料瓶种类繁多,接近出口的地方又是毛喷。这边的洞口两个防爆门都是展开的,整个洞长约500米,出来洞就是转弯下坡的大道,坡外边是浆砌整齐的水龙沟,这两边的水龙沟可能是打山洞的部队做的,做工太讲究了。道路两边是排列整齐的墓碑和柏树。这山洞坑道为什么部队废弃了呢?

出来山洞我站在水龙沟边的栏杆旁,琢磨下一步怎么走。向上看山沟,感觉到山脊没有多远,而且山沟还有不甚明了的路痕,两边山梁陡峭基本没有路可以上去。就想往上走走,钻过栏杆顺山沟往上走。开始的山沟比较窄,路也算明显,有不好走的地方,还有在石头上凿的小台阶,上了台阶这块就比较难办了,山沟在此分成了三个沟,我走哪个沟是正确的呢?在此踅摸半天也没有发现脚下的小路通向那条沟了,感觉路到此就断了。这里树木高大,左侧的山沟感觉阴森森的。试着继续向上走,走一段发现没有路,又退回去看左侧那两个山沟会不会有路,看半天没发现路的可能,又返回去继续向上走。上面确实没路,但也不算难走,起码没有危险路段,就是杂草多灌木多。特别是鬼针菜的刺种子,把衣服裤子能扎花了。为了减少钻灌木趟杂草,我向右侧的石壁靠拢,沿着石壁根上。石壁高耸,钻天拔地,一直到山脊。根据经验,石壁根的杂草和灌木要少,而且好处理,即使有灌木从石壁和灌木间也好钻。离石壁还有几米,发现石壁下有动物刨的大片暄土和沟槽,像是野猪或狐狸獾之类所为,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动物的窝,就大声地发出声响,惊扰一下。停一会儿没有动静,一切正常。我钻到石壁下开始沿着石壁走,确实要好走些。前面出现了石头挡路,无法继续沿石壁再走,就绕行,发现沟里有2个矿泉水瓶,说明离人们活动的路不远了。再向上一点,发现路痕,并且发现一个小树皮被啃食,这应该是活动在凤凰岭一带的中华斑羚的所为。这明显的路痕应该是班羚小道。这里杂草很少,灌木也不多,坡度也小了,紧走几步,竟然发现已经到了垭口。首先引起注意的是一个洞,垭口当中有一个巨大的石头,石头下面是个洞,人可以弯腰走过去,那个洞下面好像是人为了通行方便开拓过。那个洞是通过垭口的唯一通路。钻过洞那边可以上到巨石上。垭口两边绝壁直立,我站在巨石上,踅摸两边有没有可以攀爬登顶的地方,也好到峰顶看看,很失望。

垭口有人活动的痕迹,也有明显的下降小道,时间还早,我准备沿小道下到白虎涧。刚往下走几步,发现左侧石壁一处缝隙的树枝上系着三个红布条,这是有队伍走过的标志,我看了看,上去并不难。脑子一热,上!抠石缝拽石楞抱石头,撑着拽着拉着蹬着踹着拧着,终于把自己开上去了,上去才想到,如果前面不好走,要从这里回来,没有人帮忙,那可就作难了。身上常备的绳子也没有带,上去有点烧包。这几步攀岩用力过猛,又很久没有爬山,体力有点跟不上,攀上石壁,坐下休息一下好一阵儿才缓过来。接着就是翻大石头,看着也是很危险,就在悬崖边上翻呢,我没有敢从石头间跳跃,而是坐下一个个地翻,保证安全。过了这处乱石,穿过一段灌木,就是一段陡石坡,不能说有什么危险,但爬上去还真有些累,当然我也爬得快,上面是个灌木小台地,我靠着石壁杵在那里全身有点发软,感觉要低血糖,喘息着从兜里翻出西红柿补充些能量。吃完西红柿,身体感觉恢复了,又扒着石缝上了身后的石崖。上面是块比较大的平地,有些灌木,还有一堆中华斑羚的粪便,说明有更好的线路能够上到这里来。右侧是石壁断崖,斑羚不可能从那里上来,我就向左侧寻一下斑羚走的小道,但灌木太多,就返回向右侧路标的指示走上石坡,就上这个石崖又感觉到了全身发软,干脆坐到石坡上把包里的点心拿出来吃。三块点心吃了两块,把水杯里的水喝完。

吃喝完也休息好了,顺着石坡往上爬。快爬到顶时发现不对劲,因为坡顶的石脊太窄,而且石脊顶头看着应该是个断裂,对面是个横截面的更高的秃石,也是主峰,从石坡上是过不去主峰的。石坡上也没有任何指示路标,不知道该怎么走了。我坐在石坡上踅摸,也不敢站起来,坡窄,四周没有攀附物,眼晕。右侧光滑的石壁有百米高,但石壁间有个平行石裂,下边略宽出一脚面,石缝长出了一溜儿的乔灌木,通向主峰下的一处灌木坡,虽然看不出有人走的痕迹,凭经验这里应该是路。我坐着往下蹭一段,搭脚反身90度,踩到那条裂缝长出的乔灌木根部,踩着还很结实,往前看到了路标,心里踏实不少。

斜着身子托着石壁,往前走,果然前面是个竖裂形成的槽沟,往上看就是石缝,两个石头山峰是断开的,幸亏没有沿石坡往上走,不然在石头山脊上掉头返回都困难。槽沟上面有攀登的痕迹,难道这里能登顶主峰?我没有上去试试的勇气,怕上去下不来。槽沟两边都有树木,也有石台垫脚,我从这个石壁上窜到了另一个石壁上,两个石壁间就是那条裂沟。裂沟有些破碎石头,有的地方可以攀降,但总体还是断崖,不过是连续的小断崖。跨过槽沟,是一片灌木化的小叶白蜡树,小道就在小树丛中。坡度很大,应该有七八十度,如果没有小树拽着,踩着小树根,人都站不住。就这样抓着小树一棵棵地往下吊自己,吊着吊着突然发现石壁上没有树了,是光滑的石壁,怎么办?眼看着下面有小树的地方我是够不着。石壁几乎垂直,我吊在小树上探身仔细观察周边的情况,左边不远就是石壁,高达数十米,上面丁点草毛没有,不可能走左侧,右边就是那个槽沟,正好是断崖,比下面的树根落脚点还深,不可能跳下去。左思右想,只能拽着树根吊下去,虽然够不着下面的落脚点,也差不多少。落脚点再往下已经是树木灌木的天下,离崖脚也近了,应该没有断崖。但我也知道,一旦下到落脚点,下面再有断崖下不去,那我也上不来了!只能困在崖壁上等救援。

我蹲着身体,拽着树枝,伸头观察下面的脚位。脚位是一棵树的老根,分岔出两个小臂粗的树枝,看着比较结实,老根上已经踩出了繁华岁月。我拽好树根慢慢把自己吊下去,保持脚尖和石壁的摩擦力,不要用力过猛出现失误,当最大限度地伸展自己时,抻头看离脚落点大概就差10公分左右,应该比较安全,松手,稳稳地踩到落脚点位,比想象的要简单。站在脚位往下看发现下去不那么简单,左侧看似树枝很多,却没有一棵是从石壁上长出来的,是下面崖根的树枝伸上来的,都是不能吃力的细枝条,石壁有些青苔但没有裂缝等借力的地方,脚点离地面有2米左右,下面灌木遮盖,地面情况不明,不敢往下跳。脚点正下方是六七十坡度的楞石沿,如果吊着树下来也跳不下去,石楞上无法着力,又够不着崖根,硬跳有可能磕着伤着,右侧是槽沟断崖,大概2米左右高度,有一棵直挺挺的碗口粗的杨树,但无法靠近,借不上力。但无论如何下去,下这个地方必需要吊下身体来。我卷身抓着树杆吊下,才发现这是棵杏树,一个新树干比较光滑,另一个老杆要粗糙。我吊着身体,脚蹭着石楞,感觉着身体可用力的角度,感觉脚踹一下石楞,身体向槽沟跳下,可以抓住那棵杨树来保持身体的稳定。这是最佳方案了,松手、脚踹、抱树、着地,稳准狠一气呵成,完美。

绝壁高耸的山峰我终于吊下来了,回头看看几乎垂直的光溜溜的石壁,心里的恐惧这才开始泛滥。后面的路不太好走,几十年前的梯田和小道还能看出来,灌木太多,但没有危险。我已经走入白虎涧景区,这是个来过多次的地方。

2020318日记


















O不说也罢O发表于03-19 01:20  
分享到 
赞过
(592次阅读/6个评论/8人赞过)
    风铃
    还是要结伴而行啊,还是危险
    伊森Eason
    艺高人胆大,军事施舍第一次看到。
    yeyou
    领队真勇敢,探路叫几个人一起啊,带着点装备。
    向上
    咱们有个照应
    向上
    哥哥,以后去山上探路的时候记得叫上我,别一个人单独去泰国一下,记得太危险了,我咱们一起去。